http://waihui211.com

值得关注的是疫情对经济的“反通胀”作用美股

  7月,美股上涨动能明显减弱,美股 股指期货主要的拖累因素包括:一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二次暴发,投资者担忧美国经济重启受阻;二是美国相关救济财政措施纷纷到期,市场担忧政策刺激力度减弱;三是美股盈利受疫情影响而下滑,在美联储美元加码宽松的情况下,美股估值存在调整的风险。

  展望后市,美股调整的风险并没有完全消除,尤其是盈利下滑带来的估值去泡沫调整还将持续。影响股指走势的因素:一是企业盈利,这和经济增长前景有很大关系;二是流动性和信用扩张,这与无风险利率变动有很大关系;三是股票估值,由于估值和市场利率有很大关系,如果流动性变化,那么也会带来股指估值的变动。

  因疫情持续,且疫苗上市还需要时间,所以美国经济预期不会出现强劲复苏。经济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复苏还在持续。7月美国制造业ISM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4。2,高于市场预期的53。5,创2019年3月以来最高,6月前值曾以52。6创2019年4月以来最高。

  但是服务业消费需求与复工进度还是受到疫情影响,美国红皮书商业零售同比降幅再度扩大至-8。7%,并且7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出现回落。根据APPle Map的统计数据,目前美国是交通出行修复状况最弱的国家,修复至四成左右。

  就业市场修复也在放缓,甚至倒退。截至7月25日当周,美国初请失业金人数连续第二周增加,达到140万人,而且这还不包括80多万份大规模失业援助申请。

  7月30日,美联储将基准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不变,并誓言将动用所有工具来支持受疫情冲击的经济。发布的政策决议与此前相比几无变化,继续维稳各项政策措施的同时依旧强调了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但也重申之前采取的措施已经产生效果,而未来的政策走向仍要基于疫情发展而定,因而购债力度将维持在当前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疫情对经济的“反通胀”作用,这意味着美元流动性泛滥继续推动铜价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只有通胀大幅攀升,铜等周期性商品上涨空间才会打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经济的复苏道路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发展进程。这场仍在暴虐的公共卫生危机将在短期内严重影响经济活动、工作和通胀,并对中期经济远景构成相当大的危险。

  8月3日,美国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表示,美联储在任何时候可能都不会动用负利率这种政策选项。眼下包括补充性失业救济和暂停驱逐令在内的救济政策即将到期,总需求问题正在酝酿之中,财政政策对于推动经济复苏至关重要。

  为应对疫情冲击,美国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让国会成了决定货币供应量的掌舵人,“直升机撒钱”措施推动M2货币供应出现史上最大升幅,这实际上利好股票。目前,美股领涨的依然是成长型股票和科技股,都是货币流动性的受益者。

  然而,因为美联储宽松政策没有加码,美股估值会相应调整。截至8月4日,标普500指数ShillerPERatio依旧高达30。45倍,还高于1930年大萧条时期“黑色星期二”时的最高纪录,仅仅低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创下的纪录高点44。19倍。

  与中国不同的是,疫情对于美国经济和企业盈利的影响更多体现在二季度。虽然一季度标普500EPS也同比大幅下滑13。4%,但其中一半都是银行计提贷款损失拨备影响前置所致,因此,二季度大概率是美股盈利年内最差季度。根据Factset汇总预期,目前市场预计标普500指数二季度净利润(可比口径)同比下降-45%,较一季度大幅下滑;预计纳斯达克综指二季度同比下滑-38%。除EPS外,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EBIT利润预计同样下滑明显,标普500指数及纳斯达克综指均下滑32%,反映了疫情较严重阶段的冲击。

  不过,由于美股回购的力度在二季度卷土重来,这对美股估值挤泡沫调整有对冲作用,因此美股表现相对坚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美股股息分红大概率会下降。美国股市是一个成熟的市场,是按国际惯例按季分红,每年上市公司赚到的利润有50%—70%是用于现金分红,但可以确定的是美股股息分红大概率会下降。

  芝商所高级经济学家Bluford Putnam和Erik Norland的研究结果显示,尽管目前标普500的股价从低点反弹了25%,且接近历史高点,但跟4月初相比,2028年、2029年和2030年股息支付的情况并不乐观。截至7月初, 2030年的预期股息支付为58。1指数点,略低于2019年的预期水平,并且比4月初股息指数触底时的预期水平低约9%。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