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aihui211.com

2020上半年,商品市场最会演的“戏精”非贵金属

黄金作为商品市场历来“戏”最多的“角儿”之一,2020年上半年的经历也十分丰富。从一季度开始,黄金价格就出现巨幅跌宕,尤其是3月初创下近7年高点1704美元/盎司之后走出了一波深“V”反转。“3月上旬大跌逻辑在于海外疫情及原油暴跌引发的通缩预期和流动性挤兑,下旬V型反转则更多地是来自结构性的COMEX市场现货逼仓。”国泰君安期货有色及贵金属首席研究员王蓉介绍。

二季度,黄金价格在季初创出年内新高美元/盎司之后,即陷入高位盘整。王蓉表示,从利率定价上看,美国实际利率持续走跌,理应为黄金价格提供向上驱动,但是金价的实际表现却与之分化。“这种分化的背后,核心的扰动因子在于资产配置资金的挤压。”她解释,二季度伴随美股市场在复工复产预期下的反弹,资产配置资金开始重新拥抱风险资产,抛弃避险资产,黄金遭遇冷待。因此,即使利率驱动依然为黄金提供了向上的动力,但是资金配置需求压制了金价的上涨,导致黄金最终呈现出上下两难的走势。

对于未来,“黄金短期获得技术性支撑,中期向上趋势不变。”王蓉认为,首先,全球包括中国疫情仍处在反复阶段,仍需警惕市场避险情绪重新走高,在没有再次暴发诸如今年3月美元流动性挤兑危机的前提下(近期离岸美元流动性仍保持宽松供应),金银底部有支撑。其次,她表示,从实际利率定价看,名义利率向下趋势依然确定,通胀预期只要不转向深度通缩,贵金属方向依然向上。当前美联储在收益率曲线管理(YCC)问题上并未确认,但在美国经济全面复苏之前名义利率难有向上驱动。如果现阶段市场炒作复工复产预期,金银价格更应获得向上支撑。最后,短期市场对“负利率”的预期依旧平静,但“负利率”仍可能是美联储的一个选项。目前看中期黄金配置需求依然确定,只是仍需关注阶段性回落风险。

金瑞期货研究员杜飞也认为,预计美联储将保持长期QE及低利率的环境。政府负债率突破历史最高值,企业部门杠杆率也已达到75%,超过2009年历史最高值的水平。为了降低债务风险,保证政府和企业部门的再融资,预计美联储将配合财政部做出类似2008年之后长期QE+低利率的动作,这将对黄金价格形成长期利好。

“美债收益率曲线控制的讨论愈演愈烈,也将利好黄金价格。”杜飞提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6月中旬讲话中表示,将在未来讨论收益率曲线的管理。”简而言之,收益率曲线控制是美联储通过长期购买长端美债,将长期利率控制在较低水平。这是通过央行的手段对收益率曲线加以干扰,虽然可以防止收益率曲线倒挂,但是这将会导致美债的交易吸引力下降,将持续推升美股及黄金等其他资产的投资需求,也将对从另一个方面对黄金价格形成利好。综合而言,杜飞认为可以持续看好贵金属价格,伦敦金价格年内或将达到1850美元/盎司。但要注意美国经济阶段性修复短暂打压贵金属价格的风险。





作者:期货日报
来源:期货日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